<form id="9pd9h"></form>

                <form id="9pd9h"><form id="9pd9h"><th id="9pd9h"></th></form></form>

                中文 English 中再集團首頁

                保監會強化保證保險監管 嚴防風險傳遞

                日期:2016-12-23 字號:

                來源:http://insurance.hexun.com/2016-12-23/187465101.html

                因惠州僑興集團旗下企業私募債券出現違約,給該項目提供相關保證保險服務的浙商保險或將面臨巨額理賠的窘境。這家凈資產不足13億元的中小財險公司,竟容忍數億元的風險敞口暴露在一個險種、一個項目上,尺度之大膽,令業界瞠目結舌。

                作為保險業新型險種,互聯網平臺保證保險由此進入公眾視線。但事實上,隨著相關市場、相關區域信用風險的增加,近年來該險種的爆發式增長背后所隱匿的風險交叉傳導隱憂,早已引起保監部門的高度關注。

                是時候拉響行業警報了!上證報記者獨家獲悉,在三令五申要求審慎開展此類業務后,保監會將進一步強化監管,更詳盡、更細化的監管辦法正在路上。保險業絕不能做風險的最后“接棒者”。

                高利潤下被忽視的高風險

                在車險基本無利可圖的大環境下,近年來無渠道、無人脈、無資源的“三無”中小財險公司,開始在創新上動起腦筋?;ヂ摼W平臺保證保險成為他們的攻破點,陸續有多家中小財險公司將業務重心向此傾斜,甚至還有大中型財險公司也開始紛紛試水。

                所謂互聯網平臺保證保險業務,是指保險公司以網絡借貸平臺為中介,為平臺上的借款人(即投保人)和出借人(即被保險人)雙方提供保證保險服務的業務。

                近年來網絡借貸業務的興起,可謂助推了互聯網平臺保證保險的爆發式增長。據業內人士介紹,除浙商保險的這一種合作模式外,還有一類“P2P+信用履約保證保險”也盛極一時。即一些P2P公司與財險公司簽訂合同,為出資客戶提供信用履約保證保險服務,保障客戶資金安全。

                “相對部分財險產品而言,保證保險的費率一般比較高,在沒有違約事件發生的前提下,可為經營這一業務的財險公司帶來十分可觀的利潤?!鄙鲜鋈耸刻寡?,尤其是對于業務品種較單一的中小財險公司而言,利潤貢獻比更為突出。

                以浙商保險為例,查看該公司年報顯示,2015年,保證保險以5672.67萬元的保費收入成為該公司第五大險種,但利潤卻高達2395.7萬元,是該公司當年利潤貢獻比排名第二的險種。而2015年浙商保險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也不過5165.67萬元,也就是說,去年僅這一個險種,就為浙商保險貢獻了近半的利潤。

                隨著部分中小財險公司對這一新型險種趨之若鶩,高利潤背后的高風險逐漸被忽視。一位財險業資深人士直言,“從國際上來看,保證保險是高風險業務,類似于CDS。如果保險公司違背保險業的風險分散原則,把這類保單的風險過于集中在幾家公司、幾個項目上,一旦違約風險發生,相關風險便會傳導至保險公司?!?/span>

                國際上已有前車之鑒:美國國際集團(AIG)當年的巨虧,CDS便是“元兇”。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AIG參與了大量的CDS信用保證保險業務。

                把風險化解在萌芽狀態

                為避免風險的傳導,監管部門已經開始有所行動。今年1月末,保監會發布《保監會關于加強互聯網平臺保證保險業務管理的通知》,針對互聯網平臺保證保險業務存在的問題,重點對互聯網平臺選擇、信息披露、內控管理等提出要求。

                在此基礎上,上證報獨家獲悉,保監會計劃進一步強化監管,擬出臺《保監會關于進一步加強互聯網平臺保證保險業務管理的通知》,相關征求意見稿在此次浙商保險事件爆發前的12月上旬即已在行業內部征求意見。

                上證報記者獨家拿到了這份征求意見稿。相比今年1月的相關文件,這次對互聯網平臺保證保險業務的監管更加詳盡與細化,不僅明確了經營原則、產品開發要求,還對保險金額控制、最大可損控制等進行了量化的規定。一旦落地實施,今后如浙商保險這樣將大量風險敞口暴露在這一個險種、一個項目上的概率將降至零點。

                具體來看,征求意見稿規定,保險公司開展互聯網平臺保證保險業務,累計承保的保險責任余額不得超過保險公司凈資產的3倍。同時,保險公司經營互聯網平臺保證保險業務應合理設置保險金額,保險公司應在內部管控制度中對投保人為法人和其他組織、自然人分別設定不同的累計最高承保金額。

                其中,通過互聯網渠道開展的互聯網平臺保證保險業務,投保人為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單戶累計最高承保金額不得超過500萬元;投保人為自然人的,單戶累計最高承保金額不得超過100萬元。保險公司應在業務系統中設定校驗規則,控制單戶投保人累計投保金額,避免投保人通過多次投保規避金額限制。

                此外,在最大可損控制方面,征求意見稿要求,保險公司經營互聯網平臺保證保險業務,應制定賠付率、逾期率達到約定數值即停辦新業務等止損機制,控制最大可能損失。

                為進一步控制風險,征求意見稿還要求,保險公司應謹慎開展一年期以上的互聯網平臺保證保險業務。開展一年期以上互聯網平臺保證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應當按規定報批產品,不得以一年期以內產品逐年續保、出具多張保單等方式變相開展一年期以上業務。

                業內人士表示,隨著相關市場、相關區域信用風險的增加,要嚴防相關風險傳導至保險行業。其實,保監會相關負責人也曾在公開場合多次表達過對信用風險隱患正在行業內逐步加大的擔憂,呼吁行業提高警惕,務必要加強風險管理,避免成為風險的最后“接棒者”。

                 

                超惠拼